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域外《耶鲁法律评论》2019年第3期论文摘要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9-10

  (Agencies)可以一次性地将原本的(otherwise)多个规则集中制定。反之,它们也可以将一个规则拆分成多次制定。晚近的其他研究致力于政府机构如何能够集中裁决与执行行为,本研究与之存在相似之处,但专注于那些通过立法制定的规则,这是行政机构最为重要的行为模式。本文的话题适时地以最近的一项行政命令为依据,它指令行政机构每颁布一部新的法规时,须废止两部旧的法规。目前,由于每次都有两个规则被撤销,行政机构有更强的动力将规制条款打包在一起。

  本文探讨规制捆绑与分拆(unbundling)的积极决定因素,也探讨其可能的规范性影响。本文的经验性分析表明,在过去的二十年间,行政机构越来越多地采用规制捆绑。更为普遍的是,不同行政机构之间的集束行为大有不同,行政机构在其终局的——相对于被提议的——规则中看起来纳入了更多的主题。这些发现相应地引起了意义重大的规范层面的关切(concerns),通过一套对行政国家来说新颖的手段:单一主题规则、择项否决权、更多传统司法审查原则的新运用,这些关切能够得到妥善应对。然而,其中的某些手段是否应被接受,还需要对规制捆绑的原因和结果展开更长远的经验性评判。

  有一些关于沃伦法院正当程序变革的解读颇受欢迎,从中看来,最高法院使限制单个公职人员的裁量权(discretion)的刑事程序合乎宪法。然而,在那场变革期间,最高法院曾决定准许裁量型治安(discretionary policing),这些叙事却未能对此作出解释。沃伦法院不是本文的起点,反而,本文的旨趣在于正当程序变革以前的法律文化,针对最高法院的那些刑事程序决定,本文意图提供一个更加融贯的综合性解读(synthesis)。著名刑法学者杰罗姆·霍尔(Jerome Hall)曾于1952年发表了“民主社会的警察与法律”的公开演讲,这一演讲的主题是民主制度与极权制度下警察力量的区别,通过分析这一演讲,本文重现了那时的法律文化。在霍尔看来,二十世纪的警察力量在诸多关键的方面既不受人民统辖,003344广东鹰坛论坛,也不全然地受制于法律,他竭力为此作出解释,先后诉诸自治、法治和正当程序,从而为民主治安(democratic policing)下了定义。霍尔最终形成的见解是,在民主社会中,正当程序意味着警察不决定“公正审判”的结局——这个定义与当下人们理解的正当程序不同,后者强调对警察行为的司法审查。在冷战期间,霍尔明确提出的正当程序的概念不仅仅是一条法律规范,也是一种文化价值,这种文化价值使裁量型治安合理化,也被用于区分两种均依赖裁量型权威但彼此对立的政府体制,为了主张这一点,本文采用了文化史学的方法论。霍尔对于正当程序的细致解读代表了上世纪中叶的看法,本文将探讨这种解读如何可能修正当下关于正当程序的通说并搁笔于此。理解在沃伦法院的刑事程序决定之前出现并对之产生影响的法律文化,我们就能明白正当程序在限制警察权和证成(justify)警察权上发挥着同样的作用。

  1977年,威廉·布伦南(William Brennan)官在一篇著名的文章中呼吁,各州法院在解释州宪法的个人权利条款时,超越联邦对于这类权利的保障范围。在过去的数年间,各州宪法为事关个人权利的重大决定奠定了基石,可是律师、学者和法官们仍然不熟悉并且常常漠视它们的条文。在其有洞见的新著《51个不完美方案:州与美国宪法的创制》中,杰弗里·萨顿(Jeffrey Sutton)法官重申布伦南官对司法联邦主义的吁求,但在诸多重要的方面重塑之。最具意蕴的是,他号召(invites)我们不要仅仅地或主要地将州宪政(state constitutionalism)理解成自由的棘轮,反而,我们要将之视作我们政治制度的一个结构性特征,这一政治制度调制(modulates)着个人权利实现的时机、过程和内容。他解释道,我们习以为常地将目光投向联邦司法系统并视其为权利革新的主要场所,这种看法背离了我们的宪政史,对州法院和联邦法院也都有害无益(disserves)。萨顿法官把州宪政当成一种机制,它为多元民主制度中的宪法争论提供了渠道,也降低了联邦最高法院胜者全赢决策的风险,故而他强烈建议州法院与联邦法院在个人权利保护上实现更完美的协调。168体育视频直播中超:广州富力VS上海

  萨顿法官对于对于州宪政的解读既非自由的亦非保守的,针对州法院如何助力于塑造美国宪法,他的解读提供了比较别致且多方位的视角。他强调州法院立足于因州而异(state-specific)的文本和历史,详尽阐明宪法的原则,同时,他也抱持一种收效不错的构想,即州法院与联邦法院之间坚实有力的宪法对话,但是,这两种想法存在矛盾。在历史上,因州而异的话语的涌现未尝产生这样的对话。相反,当州法院与联邦法院都卷入单一话语之中时,它们在共同的历史传统和宪法说理的准则内,www003344广东鹰坛。解释着各自宪法典中相通的文本与原则,司法联邦主义的强盛(richness)在这时最为显著。这一动因是本书关于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红姐心水论坛http://www.szsfdzhs.com facai8-13 1,办学经费不平等、强制绝育和法定国旗礼等案例研究的要旨。此外,它也占据了校园隔离司法史的核心,在这段历史中,除了人尽皆知的那些以外,州法院对黑人学童权利的保护发挥着更重要的作用。我在这篇书评中阐明的这段历史,充实了萨顿法官重新审视司法联邦主义的基本目的与前提的吁求。

  一些法人已经变得规模过于庞大或者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systemically)的重要性,以致于当他们触犯法律的时候,政府无法令其相信高效的刑事制裁将会到来(threaten)。通过将政治性经济(political-economy)的约束条件(contraints)引入一个关于法人责任的微观经济学通用模型,本文展示了大到不能监禁(TBTJ)的难题如何削弱了公诉人遏制法人犯罪的能力,因为检察官仅仅对法人被告处以罚金,没有相应地追诉有罪的个人,也不强制法人开展结构性改革。检察官常常缺乏控诉有罪的个人和实施结构性改革的能力。本文更进一步地阐述了单靠法人刑事责任所带来的风险如何不能倒逼(incentivize)一个TBTJ公司采取内部管控措施和配合政府调查。为了遏制TBTJ公司的犯罪行为,公诉策略应当使有罪的管理人员相信罚金和非金钱的刑罚将会到来,不应过于依赖法人被告的合作。

  对个人追诉的缺失与政府同TBTJ公司商定的刑事协议有关,本文就此提出了一个结构性的解释:检察官眼下依赖的调查组织只能提供订立法人协议必需的信息,不能指望它们提供必需的证据以指控有罪的个人。由于一些结构性诱因,检察官未能将全面地调查潜在的个人罪责坚持到底,便与大型法人达成协议,本文提议谋求法院对这些结构性诱因的抵制作用。因此,我提议通过一次立法改革授权司法机关审查暂缓追诉协议,从而确保检察官在法人协议议定之前已经收集到充分的证据。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w35z.com All Rights Reserved.